虎嗅RSS输出预览

更新于4小时前 马上更新

12月08日

12月07日

12月06日

2019戛纳最佳纪录片:叙利亚女导演给女儿的战地情书
日本求学记(二):“爸妈让我来,我就来了”
“我曾经是美国汽车工会的会员”
评水滴筹事件:模糊的边界,糊涂的爱
沸腾25年,中国互联网传奇永不眠
盘了70笔大宗交易,我们发现了地产基金退出的7大秘密
互联网,如何摧毁与重塑中国的电影生态
指着轿跑版 ES6 救蔚来,纯属抓错了药方
从鲁豫到姜思达,谈话节目的客观去哪了?
谈谈黑吃黑的生意,详情请看194~195期获奖文章
100万人大罢工、90%高铁停运,法国怎么了?
让人又爱又恨的杠杆究竟应该怎么用?
“钢铁侠”的地产生意
苹果仿生芯片是噱头,这个不是;毫米波安检技术商业化初启;燃料电池能量转换获突破,而困境仍在【前沿技术周报】第46期
祝老罗下半生贪财好色,做个快乐俗人
由《死亡搁浅》说开去,聊聊历史上的那些快递轶事
职场及人生也需要风险控制
专访《美国工厂》导演:片子内外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人意料
投资鄙视链:“不做美元基金没有饭吃”?
2019播客行研报告:用户画像、使用偏好及内容趋势
日本求学记(一):“异国”与“他乡”
2019创业公司死亡名录
进击的长三角
没有小黄图,Tumblr 这一年过得还好吗?
为什么你的企业选不出“王坚”“余承东”“方洪波”?
中国首份密室行业报告:“沉浸式”成高频关键词
保健品辅酶Q10到底有没有用?
杨振宁的最后一战
改革难过山海关? 东北的未来在哪儿
Google帝国的接班人,凭什么是他?
马云:文凭只是学费的收据,未来50%的职业将消失
修改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为何这么难?
补贴不反思,谁还会买“电动爹”?
裁员、关门、爆雷,少儿编程大撤退
社区生鲜又爆雷,前员工详述呆萝卜的“坑”
如何写好一个吸引人的开头?
B站快手抖音,降维攻击在线教育?
李子柒怎么就不是文化输出了?
带量采购开标一周年,那些中标的药企发生了什么变化?
谁是传统ERP时代的终结者?
乔布斯和苹果拒不道歉的20天
在茅台镇,我与年赚百万的黄牛党“亲密”接触
他不是药神,但他的发现改变了世界
取件要收费,就是欺负农村人
二手“炮灰”
九十年代的深夜电台,曾经带坏过一代人
都是压力山大,为何他没事,而我快抑郁了
数字时装,新世纪“皇帝的新衣”?
为何罕见病用药进了医保,又出来了?
Switch国行靴子落地,但玩家最好还是再等等
李诞不自由
【虎嗅早报】谷歌再曝报复性解雇员工事件;华为起诉美联邦通信委员会
全聚德换帅,能拯救这家老字号吗?
你是如何走向狭隘和顽固的?
音悦Tai怎么就倒闭了呢?

12月05日

英特尔又想靠“买”来追时代了
引用不“留种”,就是耍流氓
11月教育行业融资报告:钱都进了谁的口袋?
“国士”邓稼先
世界那么大,为啥我们还要上天?
爆雷潮中的理财师:一单曾提成上百万,如今10%“蹲局子”
去建国路南,复制一个日入10亿的SKP
飞机上的水是从哪儿来的?
美容师的“套路”有多深?
看到贺建奎的论文手稿,这些专家为什么坐不住了?
离职那些事儿
5G手机争霸赛:华米OV、苹果三星,谁胜?
五年后世界会有哪些变化?这是好创业者要回答的第一问
这届年轻人都是怎么聊天的?
花1元买垃圾包回家分类,图啥?
止痛药越吃越多,是上瘾了吗?
一年价格翻一倍,何时才能实现猪肉自由?
权志龙球鞋引发的“雏菊”争夺战
性,权利,反歧视,马丁·路德·金
创业公司别想了,这块B端大蛋糕属于“BAT”
超长续航的安倍政权
奥利给! 游戏内外的巨魔变迁简史
孤独症“大爆发”是个谎言?
硅谷员工如何对抗企业之恶
煤电行业长期亏损影响正常运营,国资委出手整合
高铁已是“国家名片”,车轴却靠进口?85岁院士不答应
“退出”途家前,罗军就布下了一个大局
保洁阿姨和她的三套房
如何组织一场有效的产品团队会议?
在“过劳”的路上,我们都停不下来
B站没有天敌
317位顶级明星PK,谁的微博粉丝注水最严重?
奇瑞混改背后的山东资本
花生过敏,吃点花生就好了?
IP帝国里,我们逐渐丧失做梦的能力
“能捡三年破烂,给个县长都不干”​
近日某重大负面舆情的十点启示
“谁”混改了奇瑞?
打破刻板印象,科学需要理想主义
A股正呈现两极分化趋势
“不孝有三,辟谣为大”?你没有用好策略
办完了携号转网,我变成了移动黑户
带货江湖里,明星和网红终有一战
拳馆里,来了一个躁郁症少女
贺建奎论文手稿意外曝光:HIV抗性未被验证,且造成意外突变
葛优哭了没?《两只老虎》的幕后七件事
环保民企巨头“陨落”内幕
giao哥们吃饱了,还有千万老乡想当网红
罗永浩的歌单
用健康APP的你,更健康了吗?
别怨压力大,脱发怪爸妈
美国父母忧思: 孩子拼进常春藤, 我为何更不放心?
继承与接班
​你笑《冰雪奇缘2》太烂,迪士尼笑你看不穿
在Netflix与非Netflix之间
麻辣诱惑资金链断裂后续:供应商对新还款方案不满
共享汽车“坟场”惊现:途歌押金没戏,这相似的场景
【虎嗅早报】唐山发生4.5级地震,北京有震感;高通暗讽华为不是真5G
创造薇娅

12月04日

你还在想怎么开车,工程师已经在思考如何“刹车”了
“不尴不尬”的年轻文学策划们
皮查伊之下,谷歌的中国生意
会计师事务所“连坐” 能减少财务弊案吗?
放下两个执念,你才会懂得下沉市场
平安,告别“外援”时代
AWSL成B站年度弹幕,这些年轻人在想啥?
为所欲为事件3.0
巨石强森的“勇敢者的游戏”:想当总统的摔跤手才是好影星?
雾霾天戴口罩的你, 真的安全了吗?
医疗AI大数据:落地瓶颈、商业化突破点和药物研发
滴滴程维去一家卡车联网公司学什么?
上市公司发币,如今如何?董事长辞职,实控人被抓,币价归零……
一直吐着舌头的小猫 Lil Bub 闭上了嘴巴,NASA说“宇宙见”
让陆奇成为你的“Co-Founder”
灭绝路上的“贝王”:雌雄同体产卵又产精,求生欲很强了
共享汽车黄了那么多,奥迪宝马们如何继续下去?
国行Switch有遗憾,但仍是积极的尝试
被判死缓的房地产代理行
梁建章:人口老龄化会不会影响创新?
2000~2006,华为与港湾的生死之战
腾讯85亿买岛,再造一个新鹅厂,楼面价仅4200元
梁文道:为什么我们接受不了北京米其林指南?
快捷酒店的倒闭,是从旅客自带床上四件套开始的
“双积分”完不成,大众、丰田们开始糊弄了?
奇志大兵:与夜总会有关的日子
请放助贷一条生路
小红书上的20岁暴富视频,富了谁?
蒙上鲨鱼皮,骗钱无阻力?
AI公司成人礼:自由撞上996,技术理想撞上落地战争
美国最富5大家族兴衰证明:不奋斗,钱再多也会败光
催收人:我们不靠威胁人达到目的
为什么只有人类会说话?
马斯克的太空互联网卫星计划,为何遭到天文学家的反对?
小心:“友好”的益生菌也可能变成敌人
我以前在阿里巴巴的流量方法论
高风险用户有借贷自由吗?
反思华为舆论危机,HR和网络意见哪个更重要?
人造肉越来越火,它哪儿来的底气挑战真肉?
身体的数据化:可穿戴设备与身体管理
拉里·佩奇的空中汽车,“飞”不起来
谷歌创始人告别信:孩子已长大,不用整天唠叨了
加州的公务员养老金,为什么蒸发了1000亿美元?
互金中概股还有多少想象空间
桑达·皮猜:从产品经理到谷歌CEO有多远?
佩奇、布林双双放权,“劈柴哥”成了谷歌母公司的老大
软银已跌下神坛?
聊聊美国的5G网络
平安嫡子为何这个时候去美国上市?
突发:皮柴升任Google母公司CEO,创始人佩奇功成身退
中高考取消考试大纲,整本书都成了重点
2019消费市场新变化,是“异象”还是“假象”?
投资人说,99%的MCN机构都不值得投资
罗永浩鲨鱼翻身
拿着腾讯投资的快手,正阔步远离张小龙
【虎嗅早报】浙江海宁污水罐体坍塌事故已致7死;拉里·佩奇卸任谷歌母公司CEO
硅谷中国人的下一代会输给印度人吗?
“首席忽悠官”罗永浩

12月03日

30岁中年人的缓解焦虑大法
云游戏,玩什么比怎么玩更重要
罗永浩丢掉理想主义,改卖抑菌材料?
你认为的优秀,与别人眼里的优秀,有什么不同?
小米进日本,性价比战略恐怕行不通
中国及世界经济未来如何演进?
饭圈文化入侵各行各业:连大熊猫都开始有站姐了
当日本首相,有多丢人?
罗永浩“东山再起”新项目背后的神秘浙江商人
与《白鹿原》无缘的李梦:30岁之前想拿影后
中国新能源汽车滑铁卢之际,欧美靠补贴抓紧赶超?
社交电商还有哪些突围机会?
任正非:如果特朗普批准,我会去加拿大探望孟晚舟
向最会赚钱的大学基金会学投资
2010-2020,十年来的重大营销教训不止阿迪达斯一家
倒腾了一番11年前对“华为买断工龄”的那拨报道后,我们钩出一个小八卦……
男性避孕针将面世,到底让谁不舒服了?
中国农村妇女自杀白描:婆媳,威胁,百草枯
洋品牌们“点头哈腰”得太晚了
暴风分崩离析倒计时
现在,美团收购滴滴的最佳时机
《利刃出鞘》,又一部过誉“神作”?
购物中心“滑雪热”:小三口之家撑起的冰雪消费
火车站里被白嫖的按摩椅,赚到钱了吗?
俄罗斯版贺建奎:还会有新的“基因编辑婴儿”诞生吗?
嗷嗷待宰的大学生,以及他们的六个钱包
“互联网思维”?幻觉,不存在的!
耳东影业递交IPO申请:港股上市成唯一必选
新办手机号也要开启人脸比对?有进步,有隐忧
你看,这就是无人车公司Roadstar的结局
猫听的音乐长啥样?
山东人为啥长得那么高?原因找到了!
苹果 App Store 的 2019 “年终奖”
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放弃
别说好文案越来越少,你给文案多少薪水?
BAT的电动汽车“寒冬”:裁员、诉讼、行业清算
那些挑战恶龙的硅谷“少年”,怎么就变成了恶龙?
花手是非主流的精神续作
京圈崛起往事:三代大哥,两次改命,一个马云
高层讲混沌,基层要秩序
辞退风波里的hr
拼多多的最大护城河,靠得住吗?
免费时代2.0:发钱的正确姿势
食物浪费问题并非无解,但现在的我们做得远不够好
格力完成混改,最大赢家仍是董明珠?
捷达独立后的困局
零知识证明技术为何成为硅谷区块链研究重点?
安徽遭数十年不遇大旱,如何实现逢旱不成灾?
同学,你的发型违规了
高瓴资本417亿元正式入主格力,交易细节曝光
大兴机场的一群“无名之辈”
快播王欣、陌陌、 百度入局,地图社交会是新风口吗?
产量销量断崖式下滑,东北白酒怎么了?
水滴筹掺水
地方财政过年关:“紧日子”还能怎么办?减支出,继续找钱
没想到,“赖床”居然还能救命?
长三角到底厉害在哪里?
【虎嗅早报】李洪元回应华为声明;前员工评价王思聪从不欠薪
格力没有实控人
美国城市的“权力游戏”

12月02日

沪江多项对赌协议即将触发,创始团队面临出局
从2017到2019,我对写作有了新的认识
论一家狼性的公司
现在活下来的房企,5年前就开找救生圈了
网红不打卡,古镇还剩啥?
2019年了,这些年轻人还在玩扫雷
产业互联网本质是对100万亿GDP的重新解构
车钥匙的消亡
良品铺子陷入“高端尴尬”
广州地铁:坍塌不是盾构机施工导致,第三名失联者身份待确认
走进福岛核泄漏区:那些难以消除的核辐射污染和恐惧
能做到65岁的工作越来越少了
3 万块钱的 MacBook Pro,性价比在哪儿?
医保药“灵魂砍价手”亲述:为何要再降4分钱?
印度没有未来
便利店的三角饭团,是怎么被流水线裹馅儿包海苔的?
在中国捞金的外国群演:有钱有面儿,但留不下来
你的家乡在萎缩吗?
外卖骑手每天都在上演真实版的《死亡搁浅》
孙宏斌的钱来自哪里?
为什么每一次技术变革都加剧了贫富分化
一手捐钱,一手圈钱,大病众筹愁更愁
什么样的人会被谣言操纵?也许是每个人
私人影院,我再也不想去第二次
沃尔沃车主都是“怪人”?
数据造假、业主围剿,OYO在中国狂奔不下去了?
为什么成年人总是羡慕生猛莽撞的少年?
《铁甲小宝》里的三个铁憨憨,怎么就成了表情包界的带明星?
癌症难治,罪魁祸首竟然是它?
2019,“天使”大撤退
气候危机的争论与治理
2019中国城市养老消费洞察报告:当银发人群驱动朝阳产业
越堕落越美丽,陈冲的好莱坞往事
币圈癫狂三年:交易所如今人心惶惶
阿里巴巴,21世纪的蒙古帝国
连接农场和餐桌,美菜的百亿生意怎么做?
在阿里AI实验室,我们探讨了智能音箱的几种可能
互联网行业,得数据者得天下?
游戏陪玩:挣钱时,窥见当代年轻人的“十一种孤独”
卖鸭脖究竟是一门什么样的生意?
对话华为被拘251天前员工:希望任正非亲自与我沟通
一个深刻影响药企和病人的政策正在变化
“早熟”的少儿编程
聪明人的10个工程思维
1200万人准备撤离这座迅速下沉的首都
我做公益律师17年:没有一例家暴案男方是初犯
连亏11年,一代“摩托车之王”将何去何从
Spotify:救命稻草还是行业公敌
信任危机之下:谁来监管水滴筹?
不好的商业模式,是投资中的“事故多发地段”
大多数人都不知道,人类基因组正在衰败
【虎嗅早报】水滴筹官方回应扫楼式筹款;微信回应发原图泄露位置信息
《好死不如赖活着》:一个艾滋病家庭的一年
备受争议的小罐茶现在怎么样了?
滴滴渡“春劫”
花 2000 万买全场最贵,就为了车屁股后面有俩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