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嗅RSS输出预览

更新于49分钟前

08月18日

08月17日

08月16日

懂得讲故事的方法,看一部电影能抵十部
感谢科学,感谢疫苗,对主子过敏的猫奴有救了
孙正义给这家3元店投了2.4亿美元,为什么?
在太空烤饼干?干脆把厨房搬上天吧
东亚模式的转型困境:失落日本与中国挑战
从“你好,毕加索”到“航天登月”
每个价格区间,都有一个你渴望的商品,和一家伟大的企业
PE抄底北京14年:单价20亿写字楼最好卖
长租公寓的雷,不应该让租客和房东来抗
这么简单的事情,我们可能错了几十年?
用5G上网,贵到破产;央行的数字货币要来了【前沿技术周报】
《寄生虫》的B面,是社会认为穷人没有生产力
用5G上网,贵到破产;央行的数字货币要来了【前沿技术周报】
半年笔耕不辍,一朝喜提深流
通用电气暴跌,财务造假跌落神坛?
AI走向自我毁灭?DeepMind一年亏损40亿到底意味着什么
半年才赚2万元,香飘飘杯子里装的是什么茶?
互金丧格,借贷安魂
游资搅动大蒜市场未遂,超五成蒜商或面临亏损
鲍里斯·约翰逊:从第一天开始就是倒计时
对甲方所有要求说“是”的建筑师,都建了些什么?
英伟达净利同比跌了一半,市场为啥还挺满意?
唯品会只想赚钱?
嗜“蒜”如命的北方人
我的一年中台实战录
这个互联网上最“脏”的工作,为什么无法消失?
现金贷在去印度的路上
前NASA工程师发明“水下变形金刚”
中年女演员的“消失”,是社会审美的缺失
高蛋白、无麸质、低碳水食品是噱头还是刚需?
在办公室午睡口水流了一桌子,怎么挽回自己的形象?急,在线等
记实:产业互联网驶入东北
谷歌员工爆发大规模抗议,呼吁放弃政府合同竞标
​WeWork招股书里的八个已知与未知
谣言粉碎者:寻找《太空侵略者》的百元神话
蔡崇信的网
《哪吒》密钥延期能否调动“非观影人群”?
90后A股打板族的“快钱列车”
新型CAR-T细胞:可清除体内97%受HIV感染细胞
Velodyne起诉中国公司技术剽窃, 激光雷达竞争加速白热化
养生?弄不好是在养癌
车载激光雷达市场黎明前夜:整合淘汰迹象初显
诺奖经济大师,数学天才赌徒,和“神秘的股市财富公式”
做了11年种田游戏,他们终于把自己变成了农业公司
大脑的意识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PCR之父去世了,我们很怀念他
日本为何能吃定韩国?
快手联盟拼多多:阿里抖音70亿元独家年框协议引发的四方乱战
网约车市场存在哪些误区?
北京开放互联网视听外资准入条件,具体影响几何?
《哪吒》火了,但我们离“迪士尼”还有多远?
关于疫苗的六个误解
如何掏空一家民营企业?
唯品会财报向好背后:重新审视特卖零售
任正非:美国一旦翻身,它的战略手段是很厉害的
选秀十年:“我唱得比他们好,却没有他们火?”
工作、买、看手机,这就是我们一生吗?
SUV 要那么大马力有什么用?
聊聊头条做搜索
为什么在赌场越努力越不幸,而创业却越努力越幸运?
“我就不挪车”的底气何来?
被合资、被反悔、被撤内容,阿里折戟大体育
韩国特斯拉Model 3才19万,你酸了没有
《寄生虫》为什么不如《燃烧》?
苍蝇、蛛网、发霉的水果:每日优鲜部分合伙仓卫生堪忧
【虎嗅早报】阿里Q1财报净利润超预期,股价上涨3%;阿里或以20亿美元全现金收购网易考拉

08月15日

营收增速42%,阿里依然势不可挡
你的知识库,是时候更新了
为什么孙悟空在中国 500 年都没火?
5G手机发售,我的流量和money都没了
腾讯背后的神秘金主,1000亿美元资本大收割
单身女人北京买房记
战斗民族汽车工业覆灭记
霍启刚与杨澜又给电竞“体育化”添了把火
女排队员涉药事件来龙去脉
手游出海:都别愣着,该赚钱了
网易考拉“卖身”:你终于活成丁磊养不起的样子
又一AI公司被戳破谎言:“伪装到你做到为止”真的很难
黄牛凶猛:演出票房的跗骨之蛆还是价格杠杆?
瑞幸咖啡更“苦”了
清华2019级姚班、智班都有哪些00后AI明星?
哥们,我的额叶皮质去哪了?
汽车“无钥匙进入系统”的那些事儿
今天,聊聊生命为什么要进化出死亡功能?
闽南人为什么那么拼?
上海为什么容不下外地司机?
分时租赁:车企的冰火两重天
流言终结者的Cosplay人生
你的iMessage里不仅藏着澳门,还藏着这个危机
未来人类的性别有没有可能会消失?
从校园到职场,很抱歉,世界并不按你的计划前进
张维迎:中国企业家要由套利转变到创新
迪士尼搜包禁带食物算啥?这些隐藏套路才是真赚钱
“武汉书”,图书行业最大的毒瘤之一
为抗抑郁药辩护
王健林又“有钱”了?
WeWork要上市:一个年亏100亿的二房东?
用印度码农冒充AI,你见过这样的科技公司吗?
日本半导体的“昭和陷阱”
“消失”的房地产周期
一线城市的老年人,都是怎样消费的?
“刀尖上跳舞”的脑肿瘤治疗
市值蒸发近百亿港元,国泰航空如何自救?
中美英三地高管大换血,汇丰何去何从?
为何美国美团交了8次资料才上市?| 盈余操纵2
3D打印牛排,你敢吃吗?
不差钱的华兴为何要火线上市
当我们谈科技股投资时,我们在谈什么?
上海未婚孕妇在美国被控杀婴之后
平台经济遭遇“上海堡垒”
李娜:生活多艰难啊
GP与LP开撕,钱到底进了谁的口袋?
天下苦开机广告久矣
《原神》抄袭事件的三个反常点
腾讯中报分析:下一个增长引擎在哪里?
《寄生虫》也是一部爆米花电影
【虎嗅早报】腾讯二季度利润超预期,员工最新平均月薪7.27万元;蔚来联合创始人郑显聪退休
谢邀,这是知乎,刚下神坛
“千年商都”广州如何转型?

08月14日

嘿,这里有一份专属你的天气预报!
办公室小野在YouTube月入450万?
米老鼠 91 岁了,迪士尼是怎么给它“续命”的?
一个13岁的女孩会在游戏里遇到多少性骚扰?
世界被撕开之后
900亿才算好?“好学生”腾讯取悦市场有多难
如何让汽车充电这件事变得性感起来?
凌晨4点的上海
我们吃的香蕉,可能要灭绝了
女足荣光原形毕露
同盟军VS字节跳动:投资知乎后的战略争夺点在哪里?
复盘中国手机历史性崛起:从边缘到未来中心的战略进化
假如没人能谈论性侵,那就由我来做这件事吧
拥有并维持一副躯体,令人精疲力竭
隐私治理策略的国际比较
Chrome是如何成功的?
耶鲁女博士亲历:纽约上流社会的妈妈有多拼
为什么大众和通用放弃混动车,是必然趋势?
英国缘何“无协议退欧”,这意味着什么?
神秘的“跨境拼多多”
产业互联网的四条护城河:人工河、孤岛河、专家河、跨界河
繁荣与衰微,企业办校百年困局
三问上海迪士尼禁带食品:是管理需要还是霸王条款?
总裁辞职!汇丰人事巨震,坚称“与华为无关”
期货和你的生活有什么关系?
快递量最高的10个城市演变:北京排不进全国前五
我们都觉得别人很蠢,没想到别人也是这样想的
丰田之后又一个,捷豹路虎抱紧宝马
发达国家的入场券为何不好拿
《蜗居》播出十年,我们终于房住不炒
为什么你总是“把天聊死”?
沉默的少数派
补贴退坡之后,谁在“裸泳”?
屡查不改!这家央企被批“态度傲慢”
关于鸿蒙的商业讨论
货币贬值、狂发福利,这个大国在一夜崩盘
Mirrativ:日本“手游直播+虚拟主播”的一种可能路径
卷钱跑路的国产手游,还骗了一批日本人
领养的孩子应该什么时候告诉他真相?3岁之前
广告公司高管为何转型开餐馆?
就凭给漫威、DC做衍生品,Funko竟日赚千万?
前方事故多发!
搭乘日本的火车,我经历了什么?
今年涨幅最大的科技股竟是创业板这家
没有余粮过冬,新造车只能九死一生
AI赚钱难,为什么他们还要执意做?
消费金融,在鸡蛋上跳舞
中国企业未来两个方向:华为式优秀企业或隐形冠军
恒大3000亿造车迷雾
信良记李剑:爆款难长久,小龙虾为什么却是例外?

08月13日

今天可能是刘强东过去一年来最昂扬的一天
这可能是你从未听过的比赛
年入过亿,网红为何觉得生不如死?
掌握密码学的作曲家有多可怕
堕落的财富与失重的社会下,没有人能救长安
小学奥数利大还是弊大?科学家学霸强势PK!
To B企业做品牌是浪费钱?
海淀家长没有名字,朝阳家长没有房子
“他知道意外随时可能发生,但还是投身其中”
高新民:互联网的下半场——产业互联网
韩国国民表情包Kakao Friends的吸金之术
数据垄断:怎么看,怎么办
过来人教你如何掌握这几个AI基础概念
美研究证实,33% 的个体都携带致癌突变
香港青年第n面:“我们都一样”
文德斯不知道的事:一个毕业季北漂女孩的“白日梦”
“伞医生”的温情香港
图网络助力城市大脑:跨时空大尺度网约车流量预测
一夜崩盘,股债汇“三杀”,阿根廷发生了啥?
海淀爸妈不相信学区房
在大学开成功学课,真的有毒
波音VS洛马:军火集团哪家强?
我们能像《银翼杀手2049》那样植入错误记忆吗?
完美主义害死人
朴树还是走得太晚了
阅文集团的新低
死亡公司烧钱榜
红人卖家的成长路线图
如果网络社会有镜像宇宙
成年人都未“成年”,又如何教育孩子?
万亿市值支撑,苹果教育欲“慢慢”走出困局
KKR溢价1倍收购雷士中国:PE雪中送炭,吴长江等待判决
一个无力的事实是,我们每个人出生时便携带着“癌症细胞”
失控的YouTube与“中立”的边界
50页深度报告看清BI的未来
800位明星开出2800家公司,钱真的那么好赚?
土地财政:中国奇迹的钥匙还是现代社会秩序的拦路虎?
知乎搭上快手百度,豆瓣们已退无可退?
为什么西方率先赢得了现代科学优势?
中国科学做对了什么?
一个统计学噩梦
摘掉AI的“有色眼镜”
车企搞旅游是什么路数?
网吧里,幻想一夜暴富的年轻人
《哪吒》之后,中国动画行业会怎样?
一场失败的“AI革命”
华兴资本:靠天吃饭者的宿命
一半人看不起网红,一半人做梦都想当网红
重塑市场部
比特猪奇遇记
冷门话题何以突然引爆社交网络?
共享单车下沉这一年:搜寻、追凶与反围剿
为什么有人被《中国女孩没有穿衣自由》激怒了?
一个中国投资人眼中的印度生鲜杂货电商
【虎嗅早报】快手百度4.34亿美元投资知乎,后者将接入百度小程序;阿里回应“单独上线网约车平台”:消息不实
中国车市下跌时,为什么日系车能活下来

08月12日

从HiCar到鸿蒙OS,华为的车联网逻辑
音乐版权费无法分配? “元数据”是罪魁祸首
内卷的韩国:富人的天堂,穷人的地狱
微软另一面
中美相争,三星得利?
香港经济正被推向险境
范思哲、纪梵希、Coach,你们知道错了吗?
我们与67位资深记者聊了聊如何讲好一个故事
如何从冰雪奇缘入门网络分析?
一家13年未开的工厂疑云
巨头“厮杀”网络互助
5G 的网络延迟时间1毫秒,是怎么做到的?
中国民营企业家应该如何看待当前挑战?
盈余操纵1:戳破一个价值250亿美元的财富泡沫
如何识别公司财务诡计?
范思哲、蔻驰等国际品牌被曝踩过界,紧急道歉有用吗?
总能让妹子先氪为敬,“暖暖”系列到底哪里好玩?
职场精英女性的“倒退”选择
京阿尼凶手自暴自弃的一生
日本不祥的政坛新潮流
烧掉数十亿美元后,作业类产品还剩下谁
5G时代,分饰两角的计算力
中国移动5G基站以租代买计划为何中止
全球5G商用现状:中美韩引领,应用与流量齐飞
国产流量电影衰亡史
头条布局搜索的底层逻辑:焦点并非百度
网红2.0吸金进化史
《寄生虫》的成功,是现实主义电影的没落(剧透慎入)
华为们的“未来电视”争夺战
听重金属音乐有什么用?能读博啊
中国学员在美航校坠机,只是不幸吗?
有了AI,教育会怎样?
年轻人你为什么不从这梦里醒来
靠租赁家人活下去,日本人的晚年太惨了
谁为长租公寓的野蛮生长埋单
智能音箱,你在窃听我吗?
异装:我与我周旋久,宁做我
喜茶新一轮融资挤破头,投资人:能进去就是赢
研究完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望楼系统,我魔怔了
再这样乱下去,香港经济会受到多大冲击?
快手出圈
曾经的国产车老大,如今怎么这样了?
奥数熄火,抢跑的英语会是下一个升学战场吗?
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to B之战已打响
国产科幻片,怎么搞的?
【虎嗅早报】《上海堡垒》原著作者、导演道歉;台风“利奇马”已致32人死亡,16人失联;